东 方 美 术 家 写 生 基 地

精英书法家陈雄威先生作品欣赏

发表时间:2021-01-01 15:25

陈雄威,1962年出生于安徽庐江,汉族。

艺名太极、斋、九炉堂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写生会安徽分会副会长,庐江县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庐江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庐江县太极拳协会会长。  

2018年11月,入展全国第三届册页书法作品展    

2017年“倪宽书画院”第三届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展  2017年第七届广州国際艺交会作品展  

2016年“书画缘两岸情” 海峡两岸书画作品展  

2015年米芾杯全国书法名家作品展三等奖  

2013年获第七届全国书法新人新作展优秀奖  

2013年全国首届沈延毅奖书法展入展  

2013年乾元杯全国书法篆刻展入展  

2004年入展“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三年展”获佳作奖  

2003年12月入展首届“黄山天都杯全国书法大赛”优秀奖  

2003年10月“第四届中石化书画摄影大赛”书法金奖  

2003年9月“麓山杯”全国书画大赛银奖  

2001年获《草原上不落的太阳》书法作品一等奖  2000年9月《安徽省书法晋京展》入展


书法艺术作品曾多次发表于《书法》、《中囯书法》、《书法报》等全国性专业报刊,并被收入《中国当代青年书法家辞典》、《中国书画艺术》、《中国稻米博物馆》等。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陈雄威先生年方二十左右,青春俊朗,才思充沛,意气风发,已然是小城书坛新人之翘楚,其人其艺令同年代的我钦佩不已。“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三十余年来,汲古临池,察之拟之,笔耕不辍,兼之技道并进,气韵凝聚,情操砥砺,品格陶冶,而今,其书作气格高雅,耀质含章,日臻妙境。近年来,其在国展沙场屡有斩获,并夺得“全国奖”桂冠。


WechatIMG677.jpeg

雄威先生用笔,深得古法之妙。合古法,为习书不二法门,无他捷径。知古法,必先知“用笔”。右军书论,开篇即强调“先须用笔”,又叮嘱后人“笔是将军,故须迟重。”先生作书,用笔沉稳,挥洒自如;提,按,顿,挫,绞,转,翻,笔笔讲究,精到熟稔,一派大家风范。书法有法。无法,则必堕为野狐禅,纵然废纸三千,终徘徊于门外。董玄宰云:“作书须提得起笔,自为起,自为结,不可信笔。后代人作书,皆信笔耳。”又云:“古人无一笔不怕千载后人指摘,故能成名。”他作小字,笔毫辗转腾挪,翩翩飞舞,笔直锋正,自信自在。作大字,大笔如椽,挥臂运腕,开张恣肆,翰墨飞动,纵然擘窠大字,满纸烟云,亦笔笔不苟,或藏或露,时方时圆,丝丝入扣,而才情勃发,灵机尽显。因其遵循古法,无论是线形、线质,还是线性,皆可品味。线形流畅美好,线质雄强劲健,线性天真烂漫。尤其是他努力将北碑用笔的雄浑与帖学用笔的风韵汇与笔下,兼收并蓄,融会贯通,用笔技术更加全面,审美元素不断丰富。加之先生是太极高手,深谙太极之刚柔,将太极之道内化于书艺之中,线条力求达到“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他通过艰苦的训练,走出了“信笔”的迷障,驾驭了毛笔,获得了强大的控笔能力和自如的运笔能力,正如孙过庭所言:“信可谓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



WechatIMG678.jpeg

赵松雪云:“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董玄宰则主张:“晋唐人结字,须一一录出,时常参取,此最关要。”雄威先生深知结字之重,故而用力犹勤,悉心钻研经典古帖,掌握古人结字规律,结字变化多端,奇巧鲜活,姿态万千。虞永兴云:“字形者,如目之视也。为目有止限,由执字体既有质滞,为目所视远近不同,如水在方圆,岂由乎水?”虞永兴以方圆喻字,一语道出了结字变化的玄机。我想,雄威先生于此语必有深悟!一个书家只有深刻领悟了一套结字的规则,烂熟于心,结字才能随心所欲,千奇百态,妥帖自然。细细品赏雄威先生的书法,楷书及行楷结字寓灵动于规整,字形变化莫测,忽长忽扁,忽方忽圆,忽正忽欹,极尽变化之妙。行草结字尤为奇特,夸张而不失规矩,敦厚而不失灵巧,因势结字,或“卷”或“度”,顾盼生姿,映带自然,既有几何之美,又含自然之趣,可谓:“奇宕潇洒,时出新致,以奇为正,不主故常。”

结字无妙,遑论风神。雄威先生正是掌握了结字的体式和应变的规则,通过变化的字形表达恬静虚寂的心境和自然情趣;将天地精华凝聚于笔端,挥运于水墨,展现出书家的情怀神采,才真正进入了张怀瓘所描绘的境界:“考冲漠以立形,齐万体而一贯,合冥契,吸至精,资运动于风神,颐浩然于润色。”



WechatIMG679.jpeg

雄威先生平素注重修身求道,其人气宇不凡,高雅不俗。他为人谦和,性情开朗,质朴儒雅;喜读书,乐交游,陶冶品格,开阔胸襟。书法虽为小道,然笔墨落纸,尤其是结字行气而形成的章法,最能显现一个书家的精神世界。我因此认为,“笔法”偏重于书艺之“技”,而结字、章法则偏重于书艺之“道”。每每欣赏先生之书的章法,便油然想起《画禅室随笔》的一段话:“古人论书,以章法为一大事。……右军兰亭叙章法,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带而生,或大或小,随手所知,皆入法,则所以为神品也。”此语用于评价先生之书,亦不繆哉!先生书作章法虽无兰亭序之神妙,但却存兰亭序气象,有兰亭序之追求。先生作书,布字不作正局,因势结字,随字赋形,故每行字之中轴线左右飘曳,变化不可端倪。每行之间,布字亦大大小小,远远近近,字字如串线之珠玑,翩翩舞动,而绝不散落。面对他的书作,细细把玩,其人气质修养昭然于毫端,胸襟情怀飞跃于锋颖。渐渐,我们便能感知书家心绪的跌宕起伏,情感的奔腾暗涌。


错错落落,疏疏密密,潇潇散散,深深浅浅,浓浓淡淡。先生书作之书章法,似悉心为之,然观其作书,却并不刻意摆布,提笔略微沉思,随即濡墨挥毫,风樯阵马,痛快淋漓,一任自然。我想,这或许就是东坡先生所说的“无意于佳乃佳”吧。

艺无止境。雄威先生之书,已形神兼备,粲然可观。纵观中国书法史,群星灿烂,然能够立百年者,大都具备两个因素:一是兼通。右军云:“为一字,数体俱入。”书家或是以一体成名,但却于各体皆擅,线条才能内涵丰富,含蓄隽永,耐人品味。二是尚古。笔法古老,格调古雅,结字有古意,章法有古韵,气息有古风。我以为先生书艺,若于此两者继续孜孜探求,或许能再开新境,更有大成。先生以为然否?

(文/袁翼)



东方美术家写生游学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