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 方 美 术 家 写 生 基 地

祝清跃美文欣赏《写生》

发表时间:2021-01-01 15:40

每年春秋两季多是美院写生课程的课时段,山水班多北上太行,南遁雁荡,西取华岳,东拜泰山;花鸟班则是北地寻松柏,云南摄百花,吴越赏名种,西疆觅异果;人物班多是:米脂婆姨绥德汉,百越苗女村头汉。丰富不,其实远不止这些,黄山、峨眉、青城、九华、还有多名山大川,风土人情,奇装异服,名花异草,竞皆纷至沓来。这些,我并没有全部领略,写生需要时间,也需要金钱。我的写生经历都是在美院读书时的写生课程。我的主攻专业是山水花鸟,尤以山水为主。所以,我也去了泰山后山、九华、雁荡三地写生,也仅仅去了这三地。相较之下,这样的写生经历是不够的,对于创作而言,这是当下很多人,很多所谓学院派画者所一致认同的观点,可谁让咱是咱呢……


我喜欢写生课,但此写生非彼写生。其实在大学期间我就已经读了一些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前人绘画理论、史论书籍:《苦瓜和尚画语录》,《董其昌画旨》,《陆俨少山水画刍议》,《林泉高致》,另还有一些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各代艺术家的传记,艺术主张,画跋语录等等。在学习阶段,理论的充实却给我带来诸多困扰,究其原因在于绘画虽然讲究个眼高手低,可在实践中,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窘迫很使人有挫败感,说白了就是,我懂,也明白,就是画不出来。老师给我的建议是多画,功夫到了自然就画好了,还有就是注意多去写生。我很勤奋,废画五千也有的,可到写生,我迷茫了……


我看过很多古代大师的作品,他们笔下的各地风光我也都在自己的游历经验中去刻意搜寻,我在景德镇的雨后看到了董源的《潇湘图》;在浙中的横店影视城见过马夏一路山水的大斧劈的巨石树木形成的边角景致;在太湖畔见过明四家笔下的吴中侧影;在西湖边上的柳荫中见过如马远《柳荫高士行吟图》的画面。都很美,美到更加重了我的迷茫:古人的写生为什么和我们的写生不一样?


我以前说过一句话:现在人写不出好了詩来,是因为没有过上有诗意的生活...同理可证,现在人画不出有诗意的作品,是因为他们缺乏对诗意意境的理解与表达。我觉得现在很多人都是在画风景画,用中国传统绘画工具和材料作类似于西方绘画的风景描摹。有很多人大言不惭曰“对景创作”,不然,创作一定是一种高于写生的劳动,有句话说得好“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现在人都懒了,也更加功利了,急于达到自己的关于绘画相关的目的,却忽略了绘画本身的意义。


那,咱就来浅谈一下自己对写生的理解。我个人觉得的古人绘画的意境美多源于其时代的整体文艺思想的影响,主流意识、主流审美情趣的体现。大家都知道宋画好,同时也应该知道宋词好,很多宋代的画家根本就是在画宋词中的意境,您说,这能不美吗?而那个时代的绘画理论中,似乎很少谈“写生”,而是作“写真”,写真也多见于花卉、人物的绘画体系中。一字之差,意味迥异啊,大家自行体会吧。古人常说的“搜妙创真”、“释回增美”、“应物象形”、“澄怀味象”、“卧以游之”,大都是在向人们昭示写生与创作的关系。黄公望作《富春山居图》耗时数年,激赏之余,细细剖析画面,真可谓惜墨如金,意象极概括,我想观者很难能从现实的富春山中找到雷同出。倪云林更是将太湖景致极尽简约之能事,一江两岸,枯木遥岑,这样的亘古荒凉,实非是对现实景象的描摹,而是心中况味的再现,借景抒情如是而已。这样的创作能不比对景写生的画风景高明许多嘛?再说到现代的山水画大家陆俨少先生,他也有自己的写生观,即是更加注重对景观的游兴,在心中生成高华的意象,进而以激情的状态写之。所谓“耳得之为声,目遇之而成色...”,他比较反对没有经过意象加工的风景写生,这也是老先生的作品能够独具风韵的主要原因。虽然说“南陆北李”,李可染先生的艺术造诣我不否认,但终究在画面韵味上略输宛若先生一筹,大家自行去鉴赏,自当有识我所言非虚者。


大涤子在其画语录中有很多关于写生的论述,他也自诩“搜尽奇峰”,其画面构造也多出诡谲奇艺之感,是真个将唯心造识凌驾于客观存在之上的。


还有一点,现在人通常把写生与创作分开来理解,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道理很简单,写生是进食以消,创作是化为神奇,不要只消不化,那样的话对自身道行的增长没有丝毫之功。


综上所述,您有没有对写生有一个新的认识...




分享到:
东方美术家写生游学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