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 方 美 术 家 写 生 基 地

我画写生画

发表时间:2021-01-02 15:28

「枣庄写生基地」

我画写生画

我画写生的时候应该是上小学,是父亲经常骑自行车带我去郊外画画,画铅笔画,后来画水彩画。那时候的呼和浩特市很小,骑车一会儿就出了城,找一个好看的地方就开始画画。再后来,就是自己去公园画了。

画油画还是上初中的时候,那时候有美术课,美术老师是一个刚从美院毕业的小伙子,姓李。我把自己画的一些画给他看,他说,以后画油画吧。我就改油画了,就这么简单。画面40×50厘米。1983年临摹的油画《维罗皮姑娘》

我回家要 钱买颜料,父亲说,油画颜料贵吗。我说,不知道。

我去商场卖文化用品的柜台看了看,每袋的价格从1毛多到5毛多,大多3-4毛。颜色的种类也少,好像有十几种吧,就这也经常不全,特别是白色。油画布没有卖的,其他工具更是没有,还是李老师给我讲了油画布的简单制作方法。

油画箱也是自己做的, 那时候的家庭基本上都有木匠工具。我东拼西凑了一些旧木料,做成了一个能放32开油画纸的小画箱,买了两毛钱的油漆油了油就能用了,只是没有木料做三条腿。

颜色陆续买齐了,也用土方法制作了画布,开始不舍得用,就用三合板,纤维板,纸板等等代替。先是临摹,后画静物,再后来就自己一个人骑车去市周围画,觉得自己画的还行的时候就到公园里画了。

画面17×24厘米,写生于八十年代初郊区

记得有次看到师范大学里有个房子是黄色的,配有土红的瓦,周围的桃花和迎春花开的正艳。我骑自行车到里面选好位置就画了起来。没过多久我感觉到身后有不少路过的人看,只听一个老师说,这是哪个系的学生?画的不错。我似乎歪了一下头,嘟囔道,谁上你们师大那。那个时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在人家师大美院居然也不谦让些,这不是踢馆吗。

画面17×24厘米,写生于八十年代末郊区

由于材料贵,所以从来没有画过五六十厘米以上的画,写生就更小了,是在32开的纸壳上画。画好以后把画粘贴在一张更大一些的纸板上,两边留出2-3厘米的边,刷上古铜色,穿个绳子挂上墙就可以看效果了。绷布的内框都难弄到,豪华的外框就更不用想了。

有时候缺颜料了,就把好几天早上买焙子的钱攒起来走着去四五里地的商场买上一袋。不敢坐公共汽车,来回共一毛,太贵了。

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

画面20×28厘米,用油画刀在纸板上完成,1983年于郊区

八十年代初我上了班,也就有了一些闲钱,商场里也卖的画纸了,一大张,买回去根据需要剪裁。所谓画纸就是在白纸板上贴一层布,有细细的纹路,画起来挂油,也不知道是棉布还是亚麻布,反正画出来的画,笔触要比在光滑的纸壳上画的好看多了。

后来也搞到了一些毛纺用的包装布,是粗纹棉布,可以做几个大一些的画框了。但是包装布织的密度不够,绷紧了布的网孔大,漏油画色,绷松了不平展,总之比没有强,从此我也画了一些大画,现在家里的墙上还留下一幅近两米的油画。

画面60×60厘米,此画已被收藏

再拾起画笔已经是近些年的事了,去商场补充一些颜料才发现品牌繁多,每一种的颜色少说也都在五十多种以上,画布更是要啥样有啥样。

拿起一个叫马利的品牌,发现上面两个马头的图案很是熟悉,问店家才知道这是上海出的合资品牌。我想起了我开始画油画的时候,商场只有两种国产品牌,一种是上海美术颜料厂出品,包装纸上有两个马头,现在叫马利:一种是天津美术颜料厂出品,包装纸上有一只鹰,现在叫温莎牛顿。不过,鹰不在了,换上了温莎牛顿的图标。

作者没有使用完的上世纪的国产油画颜料

现在画画的人多了,写生的时候都用很大的画布,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了的原因,小于一米的画布都不好意思支在哪画,甚至有人支的画布有好几米大,我就想,写生画,一会儿能画完吗。

印象派的画家出门写生,要是光线发生了变化,画家们就第二天同一时间再去接着完成,没有人从上午一直画到下午。可是,可现在的好些画画的人能在哪画一天,我不知道这样的写生还有什么意义,都想着急功近利。

浮躁的社会,画画的人越来越多,静下心来研究艺术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我的绘画之路就是这样,在不停的画着、琢磨着、摸索着中一路走来。

就要退休了,我觉得,把画画作为一个爱好也许是选择。


东方美术家写生游学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