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 方 美 术 家 写 生 基 地

中央美术学院苏百钧教授白描作品《老藤》讨论之访问学者组

发表时间:2021-01-02 16:03

中央美术学院苏百钧教授白描作品《老藤》讨论之访问学者组


welcome

苏百钧《老藤》

研讨发言人:于宁、陈姿娟、陈勇、李娟、刘文倩

于 宁:

苏老师白描作品《老藤》赏析。“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提到藤,我的脑海里首先映现出来的是这首词。现在看苏老师的白描作品《老藤》,呈现的完全不是这样的一种意境,枝干盘曲向上,坚韧苍劲,是一种如虬龙一般,经历了风雨沧桑但坚韧向上的一种景象。正象老师所说的“自己虽然长得不是很高大,但气场全在画面中”。老师是把自己的情怀和对生命的讴歌全部融入到画面当中去了。下面,我就从以下几点谈一下自己对这幅作品的认识:

1、取势构图:这幅作品既有传统花鸟画八位出枝法的上引式构图,也结合了现代构图形式的截景式构图,画面气象更大。强化的密集的斜竖向的藤条增强了挺拔向上的动势。整个画面采取了c型半包围的竖构图形式,将老藤自然之势,画者主观之势融为一体,浑然天成,也把老藤遒劲有力,坚韧挺拔的精神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出来。画面当中有起势、承势,上部横出来的叶子又形成一种转势,与右侧的落款形成一种回势,将传统的起承转合与现代构成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c型半包围的竖构图形式

2、笔墨关系。藤本在写意画中比较常见,在白描中是比较有难度。苏老师的用笔是应物而生,在表现老藤时,将中国画的“骨法用笔”结合书法中的古文笔法表现得淋漓尽致。勾画藤条时,中锋为多,侧锋结合;方笔为多,在表现转角结疤处,就是方笔与圆笔结合;用线长短相济,抑扬顿挫;用墨以干笔中墨和浓墨为主。表现叶子时,多以中锋圆笔为之,表现叶子圆润的质感。表现果子时,则是以淡墨、相对比较密集的碎线来表现外壳松脆的质感。

3、点线的节奏美,藤条本身的长短、粗细、曲直、疏密、交错、盘曲的线条就已形成各种大小不同的空间和节奏,尤其是在中下部,粗藤与细藤的缠绕更为精彩,就像是收紧的发条,紧张而澎湃,再往上去,又趋于舒朗,既在节奏上有松有紧,又欲扬先抑地形成贯通之势。上部横出来的叶子,稍稍打破了完全的纵向的势,增加了画面竖向的情趣,与果子一起形成点,使画面的点线节奏如乐曲般的跌宕起伏

下半部粗藤和细藤的缠绕

陈姿娟:

藤本一直是写意画家十分喜爱的题材,因为藤本遒劲弯曲缠绕的生长方式产生的空间变化很多,给艺术创作带来无穷的表现力。藤本生长方式无定性,根据周边环境自由盘缠,颇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味道。写意画中的藤条表现更加趋向于突出线的干湿浓淡、轻重快慢、线的走向趋势等一些更抽象的表现。苏老师这张《老藤》白描作品不仅具象的地把藤本的形式美感充分体现出来,更体现出藤本植物特有的精神品格,可谓形神兼备。我接下来就以下四个方面对苏老师这张白描作品进行分析:

1、艺术形象的典型化。苏老师这张藤本作品来自于写生,在写生过程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对写生对象的取舍。从无序到有序化,把偶然性的不美的细节,经过主观处理变得有序,同时也符合艺术规律的美感,这个就是主观和客观相结合的过程,苏老师这张作品在写生中经过主客观结合的艺术概括和提炼,使艺术形象典型化。通常看到的藤本,缠绕交错,杂乱无章,通过概括,抽取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苏老师这张作品中主要的三个元素,叶子、果和藤干,这就是绘画元素的纯化,实现了在写生环境中的无序就变成了有序的转化,并且依照艺术规律进行二次加工,使之更富有表现力。刚才于宁对苏老师这张白描的构图,进行了详解,我觉得讲的特别好,我就不重复了。

作品中主要的三个元素

2、线的组织关系及笔法。苏老师这张白描稿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主要是长线和短线的对比、实线和虚线的对比及疏密的对比。藤的外轮廓根据藤的结构、转折、走向、表面的起伏来组织线的疏密、形态及力量的轻重缓急。线的用笔,接近于十八描中的琴弦描,琴弦描的特征是颤笔中锋,直线为主,线中有停顿的变化,方折多。苏老师这张白描作品中藤的用笔基本比较符合这个描述,中锋行笔为主,辅以侧锋,结合了一些皴擦在内部结构中。

3、物象的质感把握。我们针对一个植物做白描创作时首先要考虑要针对不同的物象画出不同的质感,质感是我们对构成写生对象物质属性的内心体验。同一对象每人的体验并不相同,所以有不同的艺术表达。在苏老师这张作品里叶子的外轮廓就比较圆转流畅,用的弧线就比较多一点。老藤遒劲有力,用笔方折多而硬挺、厚重沉着的感觉。果实是用短线勾皴并用,用笔灵动松活,将果实外皮的纹理表现得比较蓬松的感觉。这种物象间的质感对比一方面是遵照自然界它本身形象的特点,另外一方面也是增加线形的对比。

物象的质感把握

4、植物特性引发的联想与画家本身的人格对照。苏老师画的藤干外圆内方,遒劲有力,百折不挠,愈老愈精神,画家在画藤本的同时也是对自我人格的一种借喻,借藤本的内在品性来传达自己的一种精神追求。苏老师这张《老藤》用笔方硬、沉着,笔断意连,是对物象提炼再加工,赋予作品沧桑、厚重,百折不挠的力量感,强化了线条的张力,更加彰显作品的人格力量,也是苏老师对藤的内在精神的赞美!

陈 勇:

关于《老藤》这幅作品的认识,我觉得写出了老藤老辣、苍劲的味道,体现了时间的沉淀,岁月的沧桑,生命轮回的感觉。绘画讲究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先从内容与形式来讨论这幅画,这张画的主要内容是表达“老”字。苏老师在老藤的线描语言上用形象的笔墨语言,通过用笔的抑扬顿挫、节奏、气韵和墨色的浓淡干湿等精彩地把老藤的结构、质感与精神写出;果实用略淡的墨色按果实的纹理轻松自由勾勒,颇具装饰性;在老藤的造型和组织上,老藤由下往上、委婉曲折、前后穿插,在繁与简中求变化,在不失老藤的形式形貌特征上,直追老藤的内在精神,很好地把内容与形式统一起来。而当下很多画家为了追求画面的形式忽略了与内容的统一,这一点正是苏老师的高明之处。从中国的哲学来讲,有老就有新。如果这张画中老藤的“老”代表着生命的老去,果实则喻意着生命的开始。“老”是主题,那在“老”这个主题下藏着“新”,画的题目叫《老滕》,作者独具匠心,把“新”藏在“老”的下面。

用笔的抑扬顿挫、节奏、气韵

李 娟:

读苏老师白描作品《老藤》的印象是:铮铮风骨千秋藤,贞贞峻节万代颂。司空见惯的老藤,也有独特的美。它是执着、坚韧、顽强、不屈、信念和意志的精神物化。在苏老师的笔下,它的千姿百态显得更加文雅优美。干巴的老藤自由自在地生长在那里,显示着年青时肆意生长的生命力,老了,用身躯搭起一片天地,为后人遮风避雨。曲折盘桓的线条表达出老藤所经历的风雨挫折,顽强不屈,任凭生活的艰辛,依然生长的得精彩。这幅《老藤》构图采用简练的L形悬垂式构图,上实下虚,树叶与果实分布有致,关系明确。藤干、枝叶、果实各物件形、色、肌理上的差别和各自的特征明析又统一,特别是细节的处理,长短方圆搭配合理,刻画非常精微,线条变幻莫测,崎巧成趣。藤干的线条强健有力,刻意粗糙,小枝的线条有停顿和轻重缓急,叶果的线条相对要细,耐心刻画出茂密的感觉。同时,他又注重物象的穿插变化及它们的前后遮挡关系。千姿百态的自然造型,需要耐心细致地观察提炼刻画,线条才能肯定、连贯又富有变化,表现出物象的质感。此乃“六法论”中骨法用笔之最高境界,师法自然,高于自然,而后精彩纷呈。自然物象经过苏老师取舍与提炼、加工,再用简炼的构图组织出来,一幅颇具现代气息的线描作品跃然纸上,给欣赏者创造了奇妙而新颖的视觉体验。

各物件的差别和统一

刘文倩:

1、我们可以看到,苏老师的这幅白描稿中元素并不多,只是藤,叶和几个果子,但是在表现藤与藤之间的相互穿插,相互关联,相互扭动,前后空间上自然而劲道,苍劲而有力量,把老藤内在的那种扭转的力量展现得淋漓尽致。从这幅画中我们明显感觉到画面的气势强大,观者的视线随着老藤生长的方向而游动,内心也由藤和藤之间的扭动而产生力量。整幅画有了山水画中可游、可观、可感的自然气息。我每看此画时都能感觉到苏老师内心的那种力量,通过对老藤的描绘,自然的展现在画中。这也是创作思想上的“物我交融”,是画家深刻体察自然物象而达到的“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它是一种思维,一种意识,一种精神,一种高度凝练的情感,从而贯穿于画中的艺术思想。

2、是画面的空间感强:苏老师笔中的老藤有一种相互交叉,相互传递,互相流动的空间感,众多藤条之间的关系繁杂而有序,画面中强大的空间感,让观者看后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巧妙的空间处理,藤和藤之间的扭动反转,使整个画面的中心充满了不断涌现的力量。

3、是笔墨方面:苏老师在画藤的转折上,用的线并不是弧线,而是直线。藤,顺着苏老师笔下的线条扭转弯曲而有力量,柔中带刚,刚中带柔;把老藤的韧、苍、劲、扭都刻画得入木三分。自古画家把树木刻画得精彩独到的比比皆是,但是把老藤用线以白描的形式展现得淋漓尽致的实属罕见。苏老师在绘画方面,经常是把普通的自然景物,通过自己独特的观察角度,与众不同的构图形式,自成风格的笔墨用线,展现出物象的内在精神,从而给人们强烈的感染力,使人们久久不能忘怀此作品,这可能就是绘画艺术的最大魅力了。


东方美术家写生游学基地